陕西网 首页 > 党建 > 人才 > 正文

镜头下的双流湾村

核心提示: 成纲在双流湾村担任第一书记两年间,长期吃住在村,很少回家,用“肯吃苦、愿付出”的精神感染着村里人,把村“两委”变成为民服务的“跑腿”组织。他笔杆勤快,扶贫笔记就写了5本,日记有465篇。尤其喜欢摄影,照双流湾村的山山峁峁沟沟岔岔,照房前屋后田间地头,照村民生活神态变化……他的镜头下,全是双流湾村的故事。傻老头挑着捡着把一些小故事收拾在一起,作出这么一篇小文。很是感动于他的精神、他的善良、他的付出,但这些文字远远不足以道尽他的精神全貌。

0.webp

成纲在双流湾村担任第一书记两年间,长期吃住在村,很少回家,用“肯吃苦、愿付出”的精神感染着村里人,把村“两委”变成为民服务的“跑腿”组织。他笔杆勤快,扶贫笔记就写了5本,日记有465篇。尤其喜欢摄影,照双流湾村的山山峁峁沟沟岔岔,照房前屋后田间地头,照村民生活神态变化……他的镜头下,全是双流湾村的故事。傻老头挑着捡着把一些小故事收拾在一起,作出这么一篇小文。很是感动于他的精神、他的善良、他的付出,但这些文字远远不足以道尽他的精神全貌。

牛:农民的命根子

生长在陕北黄土高原上的农民,历史上都是靠种地为生,多数人没有其他谋生手段。一到春天,山山峁峁上的农民甩着鞭子,大声吆喝着牛耕地,四处看去,山峁上、坡梁上、沟畔里都是这种情景。

1.webp

俗话说,春雨贵如油,对陕北农村是再恰当不过的。只要天上能下一点点雨,农民都会很高兴,乐呵呵地起个大早,摸着黎明前的黑暗,扛着犁、赶着牛朝山上走。到了地头,也顾不上歇息一下,给牛套上犁,鞭子一扬,吆喝一声,牛就明白主人的意思,一步一步不紧不慢干活了。农民右手扬起鞭子,左手扶住犁把,把握着方向和力度,在黄土地上一犁一犁翻着,一直翻到天完全黑了下来,才扛着犁、赶着牛,又深一脚、浅一脚往家走。这是陕北黄土高原上春天独特的风景,子长县余家坪镇双流湾村,也和这块土地上其他村落一样样的。

牛,对于陕北农民来说,和命根子一样重要。春天一到,不管有多少地,都得牛拉着犁翻出来。到了秋天,再赶上牛,不管多远,把粮食从地里驮回来。一家人够不够吃,吃得好不好,全看是不是有一头好牛。

牛好养活,就吃些草,啥草都吃。古人说,牛,吃的是草,挤的是奶,一点没错。平时生活好一点的人家,会夹杂着给喂点黑豆,长了力气,喂出了好牛,干活就不含糊。春天、夏天、秋天,尤其是背阴地、有水的沟里,草长得疯了一样,动不动就和人一样高,自然少不了牛吃的。到了深秋季节,人们总是会给牛存一些过冬的草,如果存得少了,牛就得吃玉米秆,就掉骠,就力气不足,开春了干活就慢。

双流湾村不大,村周围都是山,不高,准确地说应该是高原上的丘陵,像大馒头一样,一个挨着一个,山与山之间形成了一道沟。沟有深有浅,有长有短,大沟里面又会有很多小沟,沟沟岔岔就是这么来的。一条公路从村里穿过,算是与外界沟通的唯一枢纽。村里的活动阵地就在这条路的不远处,院子很大,建起来的早了,成纲提议把外墙粉刷了一下,看上去像新的一样。

近些年,有的村干部靠着政策富裕了,在县城里买了房,不在村里住,和村民们不再像以前朝夕相处,交心少了,信任也越来越少了。一到晚上,成纲就成了这个村的主心骨,谁家有个大事小情的,他都出面。成纲忧心地说,村里的大事不多,多的是杂七杂八的琐碎事,说不定啥时间就会有个事。他说:“我和村里的干部们说过,村干部不在村里住,这对农村的发展是个很大的问题,再这样下去,怎么能团结群众、带领群众共同发展呢?怕不只是堡垒作用难以发挥,重要的是堡垒要唱空城计了。可是,没有起到啥作用。”成纲扭过头去,看着不远处山脚下空旷的村委会大院,眼神有些迷茫。成纲住在村里,平时不回家,在村民心里,他才是村民的当家人。

9月的一天晚上,和平时一样,他正在窑里翻书、剪报、看相机里白天拍下来的一帧帧画面,回想着这些画面记录的故事。9点多了,听见硷畔下有个女人大声号哭。他侧着耳朵仔细听听,感觉像是发生了什么,赶紧起身走到漆黑的院子边,向坡下面大声喊着问怎么了。一个村民说:“哈慧家的牛找不到了,急得哭了。”

哈慧是贫困户,人很勤快,把家里唯一的一头牛伺候得又肥又壮。有村民说,这头牛能值五六千元,这可不是个小数字,能抵得了她家两年的生活费。这还了得,要真丢了,找不回来,那还不把哈慧的命要了。成纲知道,村干部不在,哈慧又不敢直接到院子里来找他,跑到院子坡下号哭,就是叫他听到。成纲哪敢怠慢,赶紧换上长裤,穿上胶鞋,带上手电往坡下面跑。

村民睡得早,电视和手机信号都不好,也就不看电视,吃完晚饭,抽上两袋烟就睡了。成纲一边跑一边大声喊着:“哈慧家的牛丢了,都起来帮忙找。”没有多大工夫,周围听到喊声的几家人,都急急忙忙跑来了,老朱拿着铁锨,宝琳拿着棍,孙家婆姨握着手电筒,单身汉强平也赶来,十来个人,一起往沟里走。

连月亮影子都没有的农村的夜晚,脚下的路哪里像城市那么平整,高一脚低一脚胡乱踩在小路上,睁大着两眼也看不到个东南西北,全靠手电照出来的一点光亮,摸索着慢慢走。

正是夏末秋初,深沟里草木茂盛,亮光照哪都是齐腰高的草,岔道小路根本看不清。平日里成纲一有时间就把相机往脖子上一挂,独自一个人到处跑着拍下不同的风景,不同的人物,不同的故事,几乎把村里的沟沟岔岔跑了个遍。虽然大沟里又有好多小沟,但是对成纲来说,一点儿都不陌生,他拿着手电走在最前头。

走了二十来分钟,进到主沟里,不见牛的影子。成纲指挥着大家两人一组分散到几条小沟里找,还说:“牛夜里不叫唤,看仔细了,每个角落、每块地边、水渠和深坑都看。”成纲在农村生活时间不长,却知道了牛的这些特性,看来他还是蛮用心的。他和老朱一组,到最远的后沟掌里去找。

一个小时后,本来寂静的沟里传来真切的叫声,说是满平在一个小岔沟把牛找到了,正往大路上赶哩。成纲赶紧回应一声,和老朱说着话往沟口走。老朱说:“这下好了,把人急死了,那可是头好牛!”

到了沟口,大家聚在一起,连惊带吓了几个小时的哈慧紧紧牵着牛,生怕牛再次不见了,也不哭了,也不说了,只顾往回走。哈慧的老汉有点精神病,手里拿着铲,嘴里重复着:“赶着赶着就不见了。”翻来覆去就这一句话,大家习以为常了,都不去理睬他。

回到出发的地方,成纲一一给大家说着谢谢,村民们嘻嘻哈哈说着话走了,各回各家。村民们就是这样的淳朴,不管自己在干啥,只要一声吼,都会跑来帮忙,啥都不问。成纲第一次在村里说“谢谢”的时候,村民们说,这么客气,一听就不是咱村的人。

成纲回到院子里时,已是半夜11点多。一屁股坐在院子边儿上的大石头上,听着秋虫呢喃,他此刻竟然没有一丝儿睡意。

上一页 1 23下一页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激动
  • 羡慕
  • 愤怒
  • 流泪
相关阅读
责任编辑:李惠茹
0

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,陕西网保持中立。请网友文明上网,理性发言。

联系电话:029-89321981 新闻热线:029-89321997 89321980 举报电话:029-89321983 13720651684 爆料信箱:news@ishaanxi.com 客服QQ:599151050

陕西网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:国新网 61120170003 版权所有:Copyright © ishaanxi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陕ICP备05003022号-2